去GDP促使涂企往環保型靠攏

2014-11-19

  日前,福建省機關效能建設辦公室發布通知稱,福建省將在34個縣(市)取消地區生產總值考核,實行“農業優先”和“生態保護優先”的績效考評方式。在此34個縣(市)未來的政府考核中,“GDP”考核將被淡化,而生態保護將被重視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1月份十八屆三中全會達成“糾正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定政績的偏向”的決定之后,到目前為止,除了福建之外,山西、寧夏、河北、浙江、陜西等多個省市已經不同程度不同范圍地取消GDP考核而增加了生態保護考核。
  可以預見,與之前針對環保的政策法規不同的是,政府考核機制的壓力將更大程度地迫使政府相關部門在未來的生態保護考核中做出具體的成績,所產生的直接影響,便是企業節能減排壓力的增加。
  這不僅意味著在未來的發展中,包括涂料行業、家具行業、建筑行業等在內的眾多行業將面臨著越來越嚴苛的環保壓力,還意味著污染企業外遷的難度和成本增加。實際上,從去年十八屆三中全會做出政府績效考核增加“環保”一項的決定以來,國家和各地方政府就針對環境保護頒布了包括新《環境保護法》在內的多項法律法規,各地方對企業污染排放的管控力度也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目前,涂料行業依然頂著“危化品行業”和“三高二低行業”的臭名,行業內不少企業也因各種原因存在“外遷”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今年以來,包括涂料行業、家具行業、家裝行業在內的眾多行業所面臨的環保整改壓力明顯增加,而其中壓力的來源很大程度上都與“涂料”直接相關。前不久,北京巴威公司就因為露天刷漆污染大氣而被重罰60萬元。此外,除了北京之外,在廣東等地方的眾多涂料企業也面臨著“被搬遷”的尷尬處境。
  雖然目前包括涂料行業、家具行業、汽車行業在內的眾多與“油漆”或“噴漆”相關的行業都在積極倡導“油改水”,往環保方向發展,但就目前而言,進程速度無疑是緩慢的。更多是因“政策偏向”而水漲船高的水性涂料在今年也并沒有取得人們預料中的“爆發式”增長,在今年年初“火了一把”之后,水性漆在下半年甚至有“回歸平靜”的跡象。另外,缺乏創新、概念炒作、技術山寨和無序競爭等行業現狀給涂料企業積極主動往環保型和責任型方向發展制造了障礙,導致眾多涂料企業目前在環保政策面前常常捉襟見肘。
  因此在未來的政績考核改革浪潮中,涂料行業將面臨著怎樣的發展處境便可想而知。當然,在未來的發展中,政績考核改革以及系列環保政策法規能夠提供給企業僥幸發展的空間將越來越小,涂料企業在發展中將不可避免地直面自身生產過程的環保問題和產品的環保性能,不管市場是否成熟,不管企業生產過程中環保達標的成本如何,在政策干預之下,涂料企業只有盡早往環保方向靠攏,才能在未來處于發展的主動地位。